抽查批次合格率为81.2%,变更本次交易的支付时间

图片 1

昨(14)日,长方集团发布公告披露了关于收购长方集团康铭盛(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铭盛”)股权交易以及支付安排的最新进展。

图片 1

沉寂1个月后,吴长江所持有的1.3亿股德豪润达再度在“闲鱼拍卖”进行拍卖。这场拍卖始于3月15日10时,将于3月16日10时结束。

公告显示,长方集团以60,067.83万元购买永州鹏康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永州鹏康”)持有康铭盛35.7454%的股权,并已于2018年11月9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日在两会临近尾声时过去。各行各业都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打假行动,各类平台也纷纷开通消费者投诉通道。为此,小编总结了三种消费侵权情形。

该1.3亿股股票依旧被分成两个标的,分别为0.58亿股和0.72亿股,各自作价3.29亿元和4.12亿元,所对应的每股价格为5.67元,比首次拍卖的起始价降低了5%。

根据《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四)》约定,公司应于2019年9月30日之前支付本次交易剩余对价。截止本公告日,还剩13,478,300.00元交易对价款未支付。现出于最大限度将资金用于生产的考虑,经交易各方协商一致,变更本次交易的支付时间,并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五)》。

质量问题

竞拍开始前,德豪润达股票已经连续3个交易日飘红,3月14日报收于6.01元,略高于拍卖价。拍卖开始5天以前的3月10日,资本市场就因有人预交大额保证金而掀起小小涟漪——媒体此前曾经报道,第一次拍卖之所以流拍是竞拍者在交纳保证金环节受阻。

变更后,公司将于2019年12月31日前向永州鹏康付清本次交易剩余对价。

根据各类调研机构、相关单位、媒体等发布的最新3·15消费维权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产品质量问题仍是消费者遭遇的主要侵权情形。且先不说其他行业,照明行业在过去的一年也发生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质量门”事件。

神秘人出价参与竞拍

此外,2018年11月19日,长方集团与聂向红、李细初、梁涤成、段元元等34名康铭盛股东(以下合称“转让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原合同”),公司通过现金方式以每股15.65元的价格购买转让方合计持有的康铭盛0.9086%的股权,对应交易价格为1,527.44万元,并已于2018年12月11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就在两天前,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通报2016年四季度流通领域商品质量抽查检验情况。其中,节能灯抽检了50组样品,不合格22组,主要选自长沙、常德2个地区的26家经销单位,其中不乏知名品牌。不合格商品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般显色指数、灯功率、色品容差不符合标准要求等。

目前,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实际控制的芜湖德豪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德豪润达20.94%的股份,为德豪润达第一大股东,王冬雷是否会接手这两份股权也成了资本市场关注的问题之一。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第一次被拍卖时,记者曾联系接近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的人士,向其询问王冬雷是会接手这一股权,该人士最终表示,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公司应于2019年6月6日之前将股权转让款以现金的方式一次性支付给转让方。截止目前,公司未支付该笔交易对价款。现出于最大限度将资金用于生产的考虑,经交易各方协商一致,变更本次交易的支付时间,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一)》。

而在年初,国家质检总局也通报了LED照明产品等的专项抽查结果。该次共抽查了山西、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湖北、广东9个省(市)101家企业生产的101批次LED照明产品。经检验,19家企业生产的19批次产品不合格,不合格产品检出率为18.8%,抽查批次合格率为81.2%,不合格项目主要包括互换性、电源端子骚扰电压、谐波电流、机械强度、意外接触带电部件的防护、耐热耐火和耐起痕、辐射电磁骚扰、防触电保护。从企业规模看,抽查的大、中、小型企业分别占抽查总数的10.9%、17.8%、71.3%,抽查批次合格率分别为90.9%、83.3%、79.2%。从历年抽查批次合格率看,2014年至2016年分别为87.1%、71.2%、81.2%。从抽查结果看,本次抽查有16家不合格企业分布在广东和浙江2省,这2个省的不合格企业数量占全部不合格企业总数的84.2%。

截至3月15日上午10时,两份标的分别有1个竞拍者报名,竞拍者所交纳的保证金分别为1646.67万元和2058.33万元。两份标的均只有1个竞拍者保证金,且交纳时间同在3月10日,令人备感好奇的是报名者是否为同一人或同一企业。

变更后,公司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按照原合同约定的币种和金额将股权转让款以现金(或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转让方。

除了质检抽查,我国照明行业还频频发生召回事件。近日,欧盟委员会非食品类快速预警系统(RAPEX)就对中国产的一款LED球泡灯进行了召回,召回原因为产品绝缘性不足,带电部件和靠近身体之间的爬电距离和间隙太小。实际上,2017年,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知发生的“召回案”就已经多达8起。2016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产LED灯具也曾先后30多次因质量问题遭遇紧急召回。

3月14日,记者致电前述法院吕姓书记员,对方称法院并不知道竞拍者的身份,亦不清楚两份标的的竞拍者是否为同一人或同一企业。

无论是从欧美对部分国产LED产品的撤市事件分析,还是从不容乐观的国检结果来看,中国部分LED制造企业对产品质量的严重不重视现象已昭然若揭。因此,不论是国家LED照明标准的完善,还是企业对自身质量体系的建设都迫在眉睫。要知道,产品质量是企业的灵魂,产品质量出现问题,将可能给用户带来使用上的不方便,甚至有可能带来人身和财产的损失,而且此种行为会严重影响公司品牌和市场形象。在315之际,呼吁任何照明企业在发展道路上都应将产品质量问题重视起来,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记者致电德豪润达董秘办,工作人员称不知道竞拍者的身份,且从未接到任何有关竞拍者参与吴长江股票拍卖事宜的通知,“3月16日上午就有结果了。”

食品安全

3月15日下午4点7分,有竞拍者对第一份标的出价3.29亿元;下午4点13分,有竞拍者对第二份标的出价4.12亿元。这也意味着,已经有竞拍者参与到了竞拍环节,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将大概率易手,德豪润达二股东之位也将因此生变——尽管身陷囹圄的吴长江曾申请中止拍卖这笔股权。

从三聚氰胺事件的重击、瘦肉精事件的炸雷、上海染色馒头的喧闹,到如今的塑化剂事件,一桩桩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让大家纷纷谈食色变,如同惊弓之鸟,遇到食品安全的消息就宁可信其有。我们不禁要问,对食品安全的信任感究竟应该如何从头塑造?

首次拍卖因无人报名流拍

从调查结果来看,食品行业也位于消费侵权发生行业前列。

两份标的拍卖所得也将用来支付吴长江的个人欠款。2014年,吴长江获得德豪润达1.3亿股,持股比例为9.31%,跃居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同年,吴长江分别向两家公司进行了巨额高息借款,并将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悉数进行了质押。

然而,除了上述食品安全事件,还有一类是蔬菜源头造成的健康隐患。

2014年5月22日,吴长江分别与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签署《借款合同》,向两家公司分别借款2.5亿元及2.0亿元,借款期限为3个月,年利率为20%。两笔借款所质押的股票分别为7222.22万股和5777.78万股,这也与此次股权拍卖的两份标的相对应。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在南极生活的动物体内都能检测到DDT残留,我们身边的食物也很难“独善其身”。

直到债务期满,吴长江仍未还款付息。在两位“债主”的申请下,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拍卖吴长江持有的德豪润达股权用以偿债。

比如,空气污染会通过土壤污染而影响蔬菜。工业活动中煤炭、石油等的不完全燃烧会产生多种污染物排入空气,进而沉积在植物的叶片表面或者沉积在土壤中被植物根系吸收代谢,最后聚积在植物内,其中就包括我们吃的蔬菜和粮食。

2月13日上午10点到2月14日上午10点,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第一次竞拍,但这场超过400万人围观的竞拍,最后以无人报名而流拍。

而土壤对蔬菜的影响则更加直接,如果土壤中诸如汞、镉、铅等密度在4.0或5.0以上的重金属过量沉积,导致含量超标,就会造成土壤重金属污染。这些过量的重金属会被土壤中的农作物吸收,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对人类生命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记者彼时曾致电负责此次竞拍咨询事宜的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吕姓书记员,对方称的确有人致电咨询竞拍事宜,反映无法交纳竞拍所需的大额保证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唐姓法官对记者表示,法院一般会对流拍的资产进行降价二次拍卖。

同样,水源的短缺与水污染的加剧,使得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安全的基础条件变得极为脆弱。

值得注意的是,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为限售股,解禁日期为2017年6月17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拍卖吴长江的股权用于偿债时,吴长江曾请求中止执行对尚在限售期的上市公司限售股票的评估、拍卖行为,待股票解禁后,依法进行减持变现后再恢复执行。

而农药残留则被视为蔬菜最大的食品安全问题。

但他的申请最终被驳回。第一次拍卖流拍后,3月15日10时,两份标的如期再次拍卖,且两份标的均有人报名并交纳数千万元的保证金。

那么,这类食品安全问题究竟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何种影响?可以举个例子,有国内外多家医疗机构的研究表明,长期食用农药残留超标的蔬果是导致不孕的重要原因之一。农药残留的危害不仅是造成急性中毒,更令人担忧的是慢性中毒,以及致癌、致畸和致突变。

不管是“史上最严”《食品安全法》的出台,还是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国家食品安全规划》,都在切实规范和保护着老百姓最关心的食品安全权益。国家质检总局也建立了符合国际惯例、覆盖“进口前、进口时、进口后”三个环节的全过程监管的进出口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加严进出口食品安全监管,保证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然而,如何安全地种菜、吃上真正健康的蔬菜仍然是人们绞尽脑汁想要解决的难题。而近些年兴起的植物工厂为减少农作物中的污染物残留等问题提供了切实的解决方案。

下面的数据:2016年,中国有超过50万食品安全事件;政府对肥胖症发出警告;国内耕地面积及农业产量无法满足国内人口;在2050年世界需要满足90亿爆炸的人口……更突显了植物工厂的商业价值。

(图为中实创植物工厂)

首先,植物工厂采用水培或雾培,支撑农作物生长的是调制而成的营养液而非土壤,所以完全杜绝了土壤污染对农作物的危害,且这些营养液中使用的水都经过专业设备净化过,重金属等不可能出现在植物工厂的产品里,也防止了水污染对农作物的影响,因此,植物工厂根本无需使用农药与生长素。而在减轻环境污染对农作物的影响方面,植物工厂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密闭的空间,因此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

其次,通过对工厂内环境的高精度控制,植物的生长周期加快。除了收获快,空间利用率高也是植物工厂的重要特点,如植物工厂内常见的三层栽培架,从面积上就相当于同样大小露天耕地的三倍。

再者,它可以不受或很少受自然条件制约,在沿海地区,盐碱地、梅雨天、台风天、高温天,蔬菜都能正常生长,产品质量、数量可控稳定。因此,可以说,植物工厂是解决土地高效利用及食品安全问题的必然趋势和手段。

然而这类食品安全问题还未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只有当民众正视空气、土地污染所引发的食品安全问题,逐渐认识到植物工厂的产品有着无农药、污染物残留的优势,且营养价值更高,并愿意为之多掏钱时,生产普通蔬菜的植物工厂才能真正市场化——当然,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消费陷阱

我们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消费行为所包围,且如今的骗人手段简直是五花八门,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陷入了商家设定的消费陷阱中。

(消费欺诈位列第二)

下面的截图是一网友在中国之光网官方微博里的留言,据小编了解,该网友老公到古镇进货,与某商家签了合同,打了款挑了货,回来后才发现商家寄过来的货物都不是当时所挑选的品类,而且所标价格也与当时不同。但因为当时仔细看合同内容,并没有实质性证据,只能吃哑巴亏。

类似上述事件不胜枚举,商家大多数利用了消费者爱占小便宜、侥幸以及爱听赞扬等心理,设置陷阱。甚至有人戏称,这些年,走过最深最长的路,就是商家的套路。

下面是常见的欺诈消费者的行为:

1、销售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

2、以虚假的商品说明、商品标准、实物样品等方式销售商品

3、不以自己真实名称和标记销售商品

4、骗取消费者预付款

5、采取不正当手段使商品分量不足

6、采取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的销售诱导

7、做虚假的现场演示和说明

如今,在我国消费诉讼面临诉讼难、诉讼贵、诉讼累的现实困境下,一些无良商家甚至会对消费者说出“有本事去法院告我”这样的话,耍起“法律流氓。如何让消费者在遭遇不平事时愿诉讼、敢诉讼的氛围,“从一个发展到一群”,依然任重而道远。

调查显示,已然有36%的人在遭遇侵权时,没有进行维权。

消费者维权四大途径(以网购为例)

1、与经营者协商解决

2、投诉、调节

3、行政申诉

4、向法院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