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照明于2018年10月30日与招商证券签署了《辅导协议》,所以我们需要做出行动来赢得投资人的100%的信任

吴长江三进三出,当再次被王冬雷挤出雷士,这在LED照明行业里的创始人敲了一个警钟;加上阿里巴巴上周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这个全球大事件使创投圈涌起大波澜。再到之前的京东,聚美和猎豹案例,不管是在照明的这种传统行业里还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创业和投资已经成为持久不衰的风潮。在这火热的风潮之下,创始人/CEO与投资人的关系这门学问变得无比重要。

市场风声鹤唳,行业风生水起,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机制,LED企业在生与死的边缘上垂死挣扎着。

6月10日,招商证券发布了关于终止对深圳市金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

前几天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成功创始人/投资者关系的三大关键点》,从一个投资人角度讲如何看待一个良好的创始人关系,里面提到信任、沟通、承诺三要素。引起小编的强烈共鸣,进而联想到身处的LED行业。

问题一:没有真正打开的市场;

公告显示,金照明于2018年10月30日与招商证券签署了《辅导协议》,并于2018年10月31日至中国证监会进行了辅导备案。

一、100%信任

众所周知,因为LED市场推广普及率的不够,社会公众对于LED的认识一直处于陌生。虽然某些企业在业内称是行业内的领军品牌。然而,在市场上得到消费者真正认同并得到信任的大众一流品牌似乎从来也未曾出现过,整个行业将投向市场的目光始终放在了那一份试水的酒店、商场目标和国家强制招投标工程项目之可怜的小范围内。

现因战略调整的原因,经双方协商一致,已于2019年4月30日签订了《深圳市金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之关于终止《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协议》的协议书》。自该日起,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终止对金照明的辅导工作。

这个信任不是单方面而是双向的,因为投资人与创始人/ceo是互寻、互需的关系不仅投资人在找他可靠的创始人/ceo,作为创始人或CEO的我们也在寻找值得信任的投资人。

我们都看到了,偌大的市场蛋糕只分得了那么一丝小份额。蜂拥而上的LED企业一头扎进于这狭窄的空间里拼命抢食与低价挤兑。不难看出,个个撞得头破血流,产业市场却又依然不见好转。广阔的家居市场却在一旁暗自窃笑。

资本邦获悉,金照明经营灯具定制、绿色照明产品、LED灯具、LED显示产品、照明器材的研发、销售等。

我相信没有一个创始人希望投资人过多参与公司决策。所以我们需要做出行动来赢得投资人的100%的信任。使他能够放心我们在这个位置上的一切作为。

问题二:市场推广力度远远不到位;

创业者与投资人工作关系不论多久,彼此之间的信任不论多牢靠,在涉及公司管理层面或重要事项决策时,还是需要相互磨合。

LED产业商业销售模式一直过于依赖着传统渠道经销商,一股不可逆转的代表新兴力量的清新势力正在悄然来袭他们就是职业经理人!

对于公司整体的预算,投资人在一开始会比较严谨,超过某个金额我就需要报备。不过也正式在这个资金审批的过程中,他们需逐渐建立起对于公司经营管理的一致想法和彼此认同。投资人对创始人在资金预算掌控方面也有了更多信任。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因为大型预算的审核是投资人和创始人建立信任的一个基石。

不见兔子不撒鹰,市场一直介于不温不火。由于狭隘的目光及专业度的不够,传统经销商们碍于立足于眼前的得与失及目前的利益,面对店铺经营成本等成本,经销商们将时间和精力力主经营传统的主力产品;习惯于观望的他们放在LED上的专业度又有多少?其实看来也是合情合理的,经销商们是不会成为LED市场真正推手的!在市场真正得到有效快速的启动后,缺少长远目光的经销商们必定一哄而上;于是,将来的LED市场必将重蹈传统照明行业的覆辙,整体行业形势又将陷入恶性循环及无序混乱的状况。因此LED的希望与未来不能寄托在传统经销商之上。

在事物管理决策权上,我们更关心的是在距离达成一致目的上还存在那些欠缺,或者在策略上还有哪些不完善之处,合作双方更注重双方如何形成互补以及下一个里程碑能否达标。至于团队人员的安排,业务层面的方向,产品的规划等等执行层面的事,投资者都应当给予创始人百分百的信任。

反过来看:富有长远眼见并充满活力的职业经理人们,他们对于LED透彻的认识和深刻的理解有着完全迥别于经销商的高度与深度。年轻的经理人常年降临一线,并确认及深信LED必将迎来传统照明生活方式的一场变革和能够带来颠覆传统照明行业当前的格局。具有现代营销意识的他们才是真正LED进军市场的急先锋,他们才是将来中国LED的希望和未来所在。

所以100%的信任是彼此的基础,投资人一旦认同创始人/ceo的能力,就应该赋予100%的授权。而反观雷士内斗事件,不论是吴长江还是王冬雷,从投资者和创始人的信任上分析,他们都是失败的。

问题三:国家有关(2012年半导体照明产品财政补贴推广项目)LED招投标之政策形成了市场不公竞争。

二、100%的沟通

2012年,中央有关三部委联合招投标国家LED财政补贴的项目,一个年产能力在20万盏的这道门槛,立马就将绝大多数立志于在该领域奋力进取的新兴LED企业拒之于门外。

创始人/ceo不可能与投资人朝夕相处一起工作,而且许多投资人与创始人/ceo并无长期合作的基础。那么如何建立起长期的信任?这就需要100%的沟通。

试问?LED作为一个新兴的产业,市场尚处于未成熟阶段及行业标准尚未真正建立;市场容量如此之小,真正的客户目标并未有效形成;加之市场消化LED的能力又如此之不尽人意,究竟有哪家企业真正具备年产20万盏LED筒灯的生产能力?这样一来,岂不是便宜了传统照明企业,冷落了新的LED企业和公司?中标的传统照明企业(含有恶意竞争主观意识的LED企业)享受了由国家纳税人出的财政补贴。从而将纯市场操作行为的新型LED企业扼杀在了新兴的摇篮里。公平公正公开吗?

123>

退一万步讲的话,即使中标企业年产能力达到20万盏,符合招投标的要求,其企业销往市场的能力真正又有几份?那么,那些符合所谓中标要求的LED企业(含传统照明企业)在申请国家财政补贴的范围内谁能真正保证没有水分?

100%沟通不是说事无巨细的交代,除了定期的Review之外,平时的100%沟通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

回顾在国际社会市场经济的主体内,各国政府在市场中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管理和服务的职能。倘若具体干预到市场经济,利用财政补贴也许会打破LED市场发展正常平衡,有形的介入失去了市场的无形之手。从而丢失了市场中的庸者下,能者上,强者恒强,庸者淘汰真正之市场真谛!

1、行业分享的100%沟通

由于在照明行业起步较晚,想在该领域真正发力的LED企业望着那份财政补贴也可能是望洋兴叹了(对着设置的技术门槛他们一定是全力认可的!);在LED照明家居室内这一市场领域应该不在国家战略调控的范围内吧,他们事后一定在深刻反省着。当然,事关国家战略的产业必须排除在市场经济之手外。

行业变动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沟通内容,而且因为信息变化的快速,在沟通上你还必须及时,以便于双方对于公司目标有更深入而且一致的理解。

我们每个人都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在现代的社会里,我们每个人在退出历史舞台那一刻就该谢幕,方便新兴的势力勇于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刻就能够闪亮登场。

大公司在策略布局上的变动会引起行业洗牌,作为创业公司,在应对时你通常需要资本上的伙伴引进或者产品市场方向的转换,甚至还需要拉快或放慢一些布局,这些因行业变动而引发的公司决策变化,如果属于影响较大,那你需要和投资人进行正式的回忆商讨。

另外,在一些重大资本项目合作上,投资人通常会有更多渠道并且更早的掌握消息,身为创始人/ceo,如果能善用投资人的这部分优势,那将会对你的公司有很大帮助。

据悉,虽然吴长江在内斗之前,频频被作为行业联姻的佳话,而且两个人经常一起出现在各种场合,可是内斗发生的原因就是他们之间缺少了必要的沟通,才导致今天雷士这种局面,未来雷士会如何,不得不令小编担忧。

2、执行层面的100%沟通

公司内部的重大变化将会影响公司的决策和执行层面,这一项沟通通常也就是汇报。团队内部的变化如果影响公司的短期目标的推进,那你必须告知投资人;当公司遇到运营发展瓶颈时,也需要向投资人请教看法或意见。

投资人犹如你的导师,他能给予你他的想法和意见,那是你在你的位置上所看不到的,不过最后的决策权还是CEO执掌,毕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3、核心人员招募的100%沟通

对于创业团队,核心人员的招募非常重要。核心团队的面试招聘也是帮助你跟投资人在用人上尽快达成一致看法的途径,经过充分沟通,你也就知道了你的投资人对目前团队人员配置以及人员能力的期许和建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企业会想找CTO/CPO,来弥补其创始人个人能力的缺失,那时候,只要有合适的人选创始人应当让投资人对该人进行面试,几轮之后,投资人与创始人再做深度谈话,以他的角度分享了他对CEO这个职位的看法和认知,比如所需要承担的责任等等。但同时,也对我在产品市场的把控能力表示了认可。

100%的沟通,目的是为了建立创始人跟投资人在思想上的无障碍。除此之外,创始人也能透过100%的沟通来管理投资人。

3>

三、100%的支持

投资人这一角色,对于创始人/ceo而言也是一位支持者不仅仅是资金上的支持,也包括精神资源上的支持。100%的支持也不是指投资人全面无条件的接受创始人/ceo,而是指投资人认同创始人或CEO的个人能力,他相信你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共同目标的前进,并以支持的态度来审核你的决定和判断。
100%支持是创始人/ceo与投资人建立长期良好关系的基础。

精神上的支持表现在投资人100%支持你所做的任何一项重要决定。

吴长江与王冬雷在这方面就不是很牢固,在对公司方向上的把控上,他们并不是十分信任。资源上的支持能达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你投资人的背景深厚程度。因为背景决定资源提供的方向。对这方面创始人不要高估或过度期待你的投资人,但要善用你的投资人。作为创始人或CEO,你和投资人是利益共同体,你需要善加利用并且提高他在除资金意外的价值,来为公司发展壮大服务,而吴长江在这个方面做得不够好。

100%的信任、100%的沟通和100%的支持这三项缺一不可,当你和投资人有了100%信任、沟通和支持时,你们就已经建立了共同的目标和一致的信念。是否承诺也就变得不再重要。

还记得,马云在阿里上市前致
所有投资者的公开信中有一句话:互联网给了我们一个千年一遇的机会,让我们能在中国建立一个全新的商业生态系统。身为一名创业CEO,我很理解每一位创始人/ceo心中的渴望拥有长期的投资人,而非短期的股票炒作者。因为只有长期的投资人才能和创始人/ceo结成牢不可分、得失与共的长期关系。并且也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融合一致的目标和梦想,伟大的、创纪录的企业才能被创造。而吴长江,王冬雷、阎炎等他们又是怎样的呢?雷士今天的结局不是一个人的错。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