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大约330台自动缝纫机器人,  较上述两家化纤企业来看

服装业一直是劳动力密集的代表行业,在这个领域,机器人一直未能走到舞台正中央。面对柔软的面料,精密机器人往往无处下手。想一想,捏住一把沙子,或者攥住一拳头水?这就是成衣纺织所需要面对的局面。一、更便宜的美国制造多年来,制造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以劳动力成本为理由,将生产转移到发达工业国家之外,中国是这条路径的受益者。而随着人口、地价的飙升,昔日最繁忙的中国服装制造业,也开始转向东南亚。然而,这条习以为常的候鸟迁移路径,现在有了逆行的潮流。早在2017年,中国服装制造商苏州天源服装,就在美国阿肯色州的小石城,也就是克林顿的故乡,投资建设一家工厂。该公司每年为一些品牌生产1000万件成衣,其中有90%的服装是面向高级服装和体育用品的品牌,包括阿迪达斯。这次,它投资2000万美元购买了工厂,准备开始生产T恤衫。按计划,这家工厂将要近期投入生产。为了缩短供应链,使产品更贴近消费者,躲开中国日益增长的人力成本,都是一些服饰运动鞋品牌商选择离开中国的原因。然而,这一次,有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理由:在美国建工厂,是为了更低的成本!天源在美国的厂房,是一个使用了自动化缝纫技术的“高级自动化”工厂。高昂的美国劳动力成本,不再出现在成本公式之中。人类,似乎从等式中被抹掉了,天源公司“雇用”了大约330台自动缝纫机器人,可以自动完成从裁剪面料、缝纫、后期质量检验等每一步制作过程。几十年来,机器人尽管看上去也一直被用于成衣的大规模生产,但主要涉及激光切割织物或自动缝纫机中一些非常简单的任务。尽管提高了服装的制造效率,但成衣制造仍然是劳动密集型的。实际上,制衣业并不容易引进机器人。柔软的面料处理是非常棘手的工作。它是不对称的、折叠的,通常是很不规则;另外,织物的各种组件必须对准接合,如按钮和孔的准确对齐。这是服装业一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重要原因。而现在有了自动缝纫机器人,这个行业陡然增添了全新的变数。二、缝衣服惊动了美国最神秘的机构这家自动缝纫机器人供应商,叫做Softwear。很容易看错成是“软件(software)。不过看错了也没有关系,它跟软件的算法也大有关系。它的兴起,完全依仗于美国国防部的扶持。多年来,美国一直为军装的缝制与生产而耿耿于怀。尽管美国大兵的军装肯定不需要是时髦的款式,但它的用量却很大。五角大楼每年在制服上的花费大约为40亿美元。美国国防部很想让自己的士兵,穿上“美国制造”的军服,但是成本一直是大问题。为此,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在2012年将175万美元的合同,给予了初出茅庐的Softwear公司,开发自动化的服装缝制设施。这种“不需要直接劳动力则是最终目标”的委托想法,一看就是标准的美国DARPA理想主义者的标签(值得一提的是,DARPA的很多这种理想主义最后都成为了现实)。换句话说,一向以高科技示人的神秘DARPA,需要服装机器人工厂,在没有人工操作的情况下,可以从头到尾缝制军服。如今看来,Softwear正在接近它的目标:至少在某些服装制造领域。Softwear使用机械臂和真空吸力,通过机器视觉系统来提升、放置和保持织物的位置。考虑到织物折叠、线头缺陷、边角不规则等,机器人必须有成熟的算法。而且,成像系统速度要非常快。因为一个操作女工在一分钟可以完成5000次缝针,这留给照相机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Softwear系统使用一台每秒捕获超过1,000帧的专用相机,并配合图像处理算法检测针头位置,使其精度在半毫米的精度范围内。这样,利用高速相机来捕捉面料状态,通过缝纫机器人来引导缝纫针工作。这种自动缝纫机器人的创新之处,是把针头移到布料上,而不是把布料移到针头上。这一创新解决了服装缝纫中最难解决的张力平衡问题。通过机器人的视觉和实时分析,SoftWear可以比人眼更精准地观察织物,并追踪精准到最大为半毫米误差的缝纫针位置。这家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自动缝纫公司,是来自于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工程师在2007年创建。在DARPA和沃尔玛基金(提供了另外的200万美元)的帮助下,将第一款产品推向了市场。目前,该公司融资已经超过1000万美金,并利用这种自动缝纫技术来制造家用纺织品,包括服装、鞋类以及汽车座椅、枕套等。三、美国和越南“拼抢旧动能”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and Footwear
Association)表示,97%的美国服装都是进口的。美国人一直在问:这个局面能否改变?技术公司SoftWear正在寻求这样努力,提振美国服装业和鞋业。地方政府也没闲着。与自动化缝纫技术相配套的,是美国阿肯色州的努力。阿肯色州与苏州天源公司进行了一年的谈判,提供了大约320万美元的进境奖励,包括基础设施援助、培训资金,与此同时,将该设施的财产税削减65%,每年总计可节省达160万美元。美国州政府想的是,一旦全面运营,该工厂将创造400个工作岗位,平均工资为每小时14美元。400人的工作岗位,对一个美国州长而言,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在中国,服装行业往往是“陈旧”行业的代表。这样的旧动能,被干掉、或者被转移到东南亚,似乎都不足惜。而新旧动能最令人担忧的寓意,是在于它形成了一种不可言喻的“产业鄙视链”,有能力的人才沿着这条鄙视链逆向攀登。不消说,发放贷款的银行,往往是这种鄙视链的源头。然而从美国的实践来看,哪里有什么新旧动能区分?所谓的旧动能行业,都包含了创新的引擎,蓄势迸发。新动能行业自然可以炫耀它指数级增长的财富,但传统行业一样可以熠熠发光。智能制造在哪里?就在传统行业自发自动的自我救赎之中!不要以为是越南、是印尼在“接管”中国的旧动能产业。在东南亚,廉价、低技能的劳动力,很快就会碰到全新的职业杀手:自动缝纫机器人。它将重塑制造业的全球化分工格局。小石城就是这样一个缩影。天源服装的这家工厂拥有21条自动化装配线,与传统的人工生产相比,预计可降低50%至70%的人工成本,同时提高70%以上的生产率。当产线全面打开的时候,每22秒便会制造一件T恤衫,每年能生产大约2300万件。”天源服装的负责人曾经提到,“在世界各地,即使最便宜的劳动力市场也无法与我们竞争”。这项自动化技术,可以使得该工厂每件Adidas的T恤从面料裁剪到缝纫到成品,大约需要4分钟,而生产成本只需要2元人民币。而且这个技术还在飞速发展。2017年SoftWear收到投资者CTW的450万美元投资后,开始加速全自动化生产线的开发。一年半后的今天,原来的4分钟,已经可以缩短到22秒,1个操作员可以顶替原来的11个人。

传了一年多的增值税下调终于确认了。近日政府工作报告发布:确认大规模降税,深化增值税改革。今年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消息一出,这势必将对未来纺织化纤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增值税已成为我国最大的税种,下调带来的减税效果已初见成效海外发达经济体税收以直接税为主,我国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结构亟待改变。我们将财政税收收入主要分成直接税(所得税、财产税和城市建设税等)和间接税(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和关税、资源税和印花税等)。观察发现,美国税收结构中包括社会保险税的广义直接税占比超过90%,即使是相邻的韩国直接税占比也超过50%,而我国直接税占比不足40%。间接税在我国税收结构中占大部分,由于间接税是要通过价格渠道转嫁出去的税,这也造成了我国税收对价格形成机制影响重大,未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结构亟待改变。间接税中的增值税已成为我国最大的税种。增值税最早于1954年在法国实行,九十年代,包括东盟各国在内的诸多发展中国家也开始大规模效仿发达国家的增值税制度。增值税征收行业范围方面,各国普遍先局限在方便核算征收的制造业,再向其他行业推广;增值税类型方面,普遍先选择便于统计的生产型增值税再改进为鼓励固定资产投资的消费型增值税。截止2017年,我国间接税中的增值税缴纳总额超过5.6万亿,在全部税收收入中占比高达39%(即使考虑营改增影响,往年增值税在税收中占比也超过四分之一)。为了减轻企业负担,2017年国务院将增值税率从此前的四档降至三挡,同时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原适用于17%增值税税率的制造业,11%税率的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税率,分别下调1个百分点,目前增值税三档税率分别为6%、10%和16%。6月以来增值税减税效果已开始体现,国内增值税当月税收收入从今年前5个月的双位数增长放缓至6-8月的个位数增长,其中8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更是仅增长2%,创过去1年来新低。增值税率下调3%,纺织化纤行业经营状况影响如何?据天风证券的测算,2019年增值税税率每下调1%,16%档将减税2230亿,10%档将减税1780亿,6%档将减税2090亿。如果16%税档下调3%,则理论上最多可以减税6684亿元。目前看将对纺织产业链各方带来多大影响呢?从增值税税率降低政策来看,对于后期商品价格来看,绝对价格成本有降低预期,其中工业品出厂价格降低,进口商品报关后完税成本降低,下游企业接货成本降低。首先对纺织生产型企业而言,假如在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增值税税率从16%降到13%,生产企业税负降低可以减轻一定的负担。对于纺织企业而言,由于国内面料贸易价格一般都是含税价,价格是否下跌还要看具体的市场供求。对纺织企业作为买家来说,税率降低增加了同织造企业的议价空间能力,从而降低了企业的采购成本,按照现在的长丝原料价格计算,大约可以为企业节约300元/吨左右的成本。而聚酯企业采购原料来计算,大约也可以为企业节约200元/吨左右的成本。其次,芳烃、聚酯等进口资源比重较大的产品也将受到增值税降低的影响。从近年的纯苯进口可以看出,尽管国内库存高企及新增产能较多,但2018年仍延续了2017年的高进口量,其中单月达到33万吨以上,其中增值税从17%调低至16%的政策产生了一定积极的影响。两会决定继续调低至13%,按去年平均进口价格来估算,将产生200元/吨左右的下降,对于下游企业来说将可保证更好的生产利润。另一方面,伴随着国内炼化一体化大装置上马,国产与进口的资源竞争将更加白热化,国内生产企业必须调整思路提升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而不是靠低端价格竞争去抢占市场份额。那么税改消息发布,是否能够刺激下游纺企积极采购?根据前期税改情况看,价格下降并未刺激企业积极采购。某纺织企业采购主管表示,这个税改对纺织企业影响不大,现在纺织企业的核算方式已经修改了,由于现在市场经历前期大涨大跌风险,当前大部分纺企应该还会执行随用随买的方式,不会囤积大量库存。不过,也有纺企表示,增值税下降,有望降低生产成本,从而进一步提高纺织品竞争力。目前3月订单情况正在逐渐畅通中,纺企保持着低原料库存,高订单的良好状态。加上中美贸易、企业降负政策等多个利多积极因素发酵,短期下游纺企备货积极性有望提高。增值税税率下调之后,哪些纺织化纤企业最受益?当然,各位最关心的莫过于,增值税税率下调之后哪些纺织企业最受益。首先看一下各行业对应的税率:那么就清楚了,降低增值税后税率在16%和10%的行业较受益。一般来说行业集中度越高对应行业垄断程度越高,意味着该行业里的头部企业对其上下游行业的议价能力越强。综合来看,受益于增值税减税利好较大的行业主要包括:机械设备(运输设备,金属制品)、化工(石油化工,化学原料,塑料,橡胶)、汽车(汽车服务,汽车整车,其他交运设备)、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工业金属,黄金)、家用电器(白色家电,视听器材)、建筑材料(玻璃制造,水泥制造)、计算机设备、煤炭开采。有用户认为:无论哪个行业,第一个问题我们考虑谁最受益,不是谁省的税最多,而是谁节省的税对业绩弹性最大,即销项税下调幅度较大、净利率较低的行业。第二个问题是增值税是价外税,存在被转移承担的问题,因此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产品或者服务无疑是可以不用降价的,即省下来的增值税可以全部变成利润。第三个问题是进项税问题,选择一些进项税减免的行业或者毛利率高的行业,这样子节省的增值税才最高。在他看来最好的选择无疑是批发零售业、纺织业、食品饮料等,按照一些券商的测算,增值税下降2%时,批发和零售业绩增长就已经到100%了,是业绩弹性最足的行业,此外纺织品的弹性也达到了20%。下面是主要的纺织品及服装公司,主要选择方向也是收入足够高,业绩足够差以及毛利率越高越好。综合来看,3%的税率,整体成本下降,这对当前成本高企的纺织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虽然说成本下降了,最终产品也要相应的下调,但对整个行业来说,运行成本下降了许多,对提振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失为最大的利好。

从疯狂上涨到断崖式下降,国内化纤企业在过去半年,经历了“过山车”走势。浙江桐乡有着“化纤之乡”之称,近期化纤企业的景气度正在回升,伴随着去库存进入尾声,下游采购意愿增强,产销率一路走高。  产销率一路走高  “春节年后以来,化纤行业的产销情况出现了较大的改观。江浙地区主流的化纤厂家,平均产销都在持续上涨,比如说我们公司,部分产品的产销率最高可达400%。”近日,桐乡一家化纤企业工作人员如是说。  地处杭嘉湖平原中部的桐乡市,是我国的三大化纤产业基地之一。截至2017年,辖区化纤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达82家,实现工业产值469.8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31.3%。其中,就包括行业龙头桐昆股份(601233)和新凤鸣(603225)。  桐乡的化纤产业,以洲泉镇最为聚集。近日,在洲泉镇走访时发现,经历了去年的寒冬后的化纤企业,正在迎来复苏,一辆辆装满化纤产品的大卡车,不时从身边驶过。越接近工业园区,这种装载化纤长丝的大卡车,就显得更加频繁。  在一家化纤企业的厂区门口,记者发现部分前来拉货的卡车,并不是满载而出,有些货车的车厢,甚至还空着一大截。前去咨询才知道,原来是缺货。其中,一位来自湖州的司机说,车厢没有拉满,是因为有些型号的产品已经没有货了,所以需要到旁边的厂家去拼凑。  某上市化纤企业相关负责人称,现在的情况较过去几个月好多了。去年三季度末,化纤行业从疯狂上涨突然变脸,价格和销售出现断崖式下降,而化纤企业的产能,动辄就是上百万吨,所以有时候一天就亏损上千万到亿元。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POY/FDY/DTY价差均值分别为1397/1843/3179元/吨,较去年三季度价差均分别下滑354/65/35元/吨。“一般企业都会备有库存,再加上去年三季度行业形势加好,不少企业的备货还不少。所以价格的突然变化,库存损失也比较多。”上述人士称。  以荣盛石化(002493)为例,该公司原本预计2018年盈利20亿元-24亿元,不过到了今年1月底,公司向下修正2018年全年业绩预计值至16亿元—17亿元,相较去年同期下降15.05%—20.05%。根据公司业绩下修预告测算,预计2018年第4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或为-1.69亿元-0.69亿元。  不过,熬过冷冬后,化纤企业又开始复苏。随着上游原料PTA、MEG价格大涨。同时,经过一个季度的去库存,长丝价格开始上涨。截至3月8日,POY价格8750元/吨,周同比增长6.71%;价差扩大371元/吨。  迈入大炼化时代  在国内上市的化纤企业中,包括恒力股份、桐昆股份、恒逸石化、荣盛石化、新凤鸣和东方盛虹。从这些巨头企业的布局来看,行业正在迈入大炼化时代。3月9日,新凤鸣公告称,考虑到公司后续长丝产能的陆续投产,优化各项资源配置,经董事会审议,决定对独山能源二期年产220万吨绿色智能化PTA项目进行开工建设。  3月8日,东方盛虹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江苏盛虹石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与盛虹(苏州)集团有限公司、盛虹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在苏州市吴江区签订《股权收购协议》,石化产业以现金方式收购盛虹苏州、盛虹石化合计持有的盛虹炼化100%股权。  据悉,PTA(精对苯二甲酸)和MEG(乙二醇)为生产涤纶长丝的主要原材料,二者合计约占涤纶长丝生产成本的85%左右。在涤纶长丝生产过程中,生产1吨涤纶长丝,大致需要0.855吨PTA和0.335吨MEG。原料价格的大幅波动,迫使化纤企业不断向上游挺进。  较上述两家化纤企业来看,恒力股份、桐昆股份、恒逸石化和荣盛石化等企业,在产业链的完善度方面,则先行一步。  比如2015年立项的浙江舟山的浙石化40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是由荣盛石化控股51%,桐昆股份参股20%,该项目总投资1731亿元(不考虑配套项目)。其中一期投资902亿,2000万吨/年炼油,520万吨/年芳烃,140万吨/年乙烯。恒逸石化则另辟蹊径,在东南亚的文莱启动PMB石油化工项目,该项目一期投资34.45亿美元,原油加工能力800万吨,生产150万吨对二甲苯和50万吨苯。  根据计划,恒逸石化的文莱PMB石油化工项目一期于2019年一季度投产;而恒力股份投资建设的“2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已于2018年12月启动投料开车。